战袍铠甲 第七章 混混的悲哀

2020-01-17 00:50:50 来源: 塘沽信息港

战袍铠甲 第七章 混混的悲哀

全班的同学也是一个个打起了精神,这可是好戏啊!全班前三的三好学生要PK次的垫底生,而且还是在数学上,这难道还不是大吗?全班都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场对决。

吴韵波在自己桌前思考了一番,瞬间眼睛一亮,他现在就有一道几何题。他已经苦思冥想了好多天,都没想出解答的方法,而且这道题他根本没有答案,原本今天下课就要去办公室好好问问老师,这下整好,拿它来与祁昊对赌一番,他相信祁昊根本解答不出来。

想到这里吴韵波冲着祁昊冷笑一番,你不是要跟我打赌吗?那就让我好好看看你是怎么跪在我的面前的,哼哼!

“给你”吴韵波从书包里拿出一道用纸抄写的题目给了祁昊。

祁昊冷冷的接过题目,他已经看到了对方那得以的笑容,不过祁昊根本不怕,以他现在学习能力,只要是高中几何他都能解答出来,就连大学的一些题目他都能用高中的知识来做一番解答,只不过比较麻烦而已。

祁昊看这道题目不大一会儿,便是对着吴韵波冷冷一笑,这道题的确很难,以现在高中生的能力恐怕也就那么各别几个天才学生才能解答出来,不过现在的祁昊就属于那种天才学生的范围当中。

吴韵波看着祁昊对他的冷笑也是一阵唏嘘,难道对方能解答出来不成,现在的她心情可以说是七上八下,很不平静。

祁昊现在哪管吴韵波的心里活动,直接拿起粉笔刷刷的写了起来,这次祁昊写的很多,并没有像刚才那道题一样非常的简单,全班的同学也是直勾勾的看着祁昊的解答,哪怕他们根本不知道祁昊写的是写什么,但是这么经典的一幕他们又怎么能错过呢?

不大一会儿,祁昊便是把答案写了出来,在这之后他才把题目抄在了旁边,他就是要让全班的同学先入为主,先看到答案,再去看题目,以班里同学的水平可以说立马就能知道他的解答是多么的完美,这道原本难度非常高的题目也不再让人有所头疼。

而且事实也是如此,当全班同学看到祁昊的答案之后再看题目都以一众的恍然,原来如此,这样证明就对了。

大家都是理所当然,然而现在郁闷的么过于吴昀波了,此时的他脸上哪还有一点血色,脸色苍白,嘴角哆嗦,没错,当他看完祁昊的解答之后他也是恍然大悟,然而题虽然做了出来,但是赌约他却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王蒙站在讲台之上,看着祁昊的几何证明也是非常的吃惊,他看完这到题目就知道,这道题在加分题中也是难度超高的,以他的眼力,全班恐怕也就有一两名同学可以解答出来,然而祁昊却是颠覆了他的想法,尽然也能如此的解答如流,而且丝毫不差。

此时的祁昊已经来到了吴昀波的桌前,冷冷的注视着对方:“你的赌约该兑现了!”

吴昀波看着祁昊那一双锐利的眼睛,有种要躲避逃跑的感觉,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他无处可逃:“祁昊你可知道我是谁?我的父亲可是吴国贵,我想你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吧?”

吴昀波越说底气越足,是的,在他看来,我虽然赌输了,但是你还能真把我如何?他的父亲可是九原市三巨头之一,把握了九原市很多的商业,祁昊敢跟他对,那就要想好以后的下场。

祁昊听到对方的话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的便是一道轻蔑的眼神看向吴昀波:“没有想到你只是一个靠着父母的软蛋而已”

“你...”

“我可以告诉你,今天的赌约不履行你也点乖乖的给我履行了”祁昊哪肯给他反驳的机会,对方尽然让他下跪,如果他要是输了,他相信对方肯定也会让他履行的,不会给他一点余地。

“你”吴昀波看到这里也是气不打一出来,不过他还是抓住了一根稻草,对着王蒙说道:“王老师,我俩虽然赌约在先,但是也不需要我说这么恶毒的话吧?我承认他比我强不就好了?”

“这....”王蒙也是一阵的犯难,虽然吴昀波先挑拨在先,而且他也对对方一阵反感,但是他终归是老师,这种事不能不表态。

但是祁昊怎么会给他表态的时间,右手快速拍在吴昀波的肩上,冷冷的说道:“我这就恶毒了?那你让我下跪有怎么说?如果我输了恐怕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吧?”

祁昊的力量哪是吴昀波所能抗衡的。

“啊!”吴昀波一声惨叫,便是赶忙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快...快放手。”

祁昊听到这里这才缓缓的放下手臂。

吴昀波看着祁昊那威胁的眼神,不敢怠慢,干嘛小声说道:“我不如祁昊,我是天地下等的蠢货。”

吴昀波说的非常小声,哪怕就是祁昊也是只能勉强听到。

这哪是祁昊所想要的,冷声道:“你没有吃饭吗?说个话都没有力气,大点声。”

吴昀波听到这里,课桌下的双拳紧紧的握着,他发誓,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我!不!如!祁!昊!”

“我!是!天!地!下!!低!等!蠢!货!”

这一次吴昀波也不再怕丢人了,直接便是大声喊了出来,但是他的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祁昊,都快喷出火花了。

而祁昊哪管这些,只是淡淡看了一下吴昀波,转过身来,对着王蒙说道:“王老师给您添麻烦了!”

“嗯”

便向自己的座位走去,而全班的同学也是互相低声交谈的,对于这件事他们也都是一个个非常激动,好像是他们做的一般。

“安静”王蒙再次喊道,以此来压住场面,而他也向祁昊望去,他也没有想到祁昊尽会如此的一鸣惊人。

他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要从新估量一下祁昊了。

紧接着王蒙又是写出几道题来,叫了几名同学上讲台验证了一番,而吴昀波早已经蔫了,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而这些对于祁昊来说都是无关紧要。

这一节数学课很快便下了,数学课一下吴昀波便从座位处走了出去。

“耗子,你可要小心吴韵波,这小子明显是出去谋划什么了。”张浩友转过身来,凝重的对着祁昊说道。

“恩“祁昊点了点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以对方的性格怎么会甘愿受这样的气呢?祁昊暗暗思索,对方要是真来跟他作对,那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

不过多时,吴韵波便从教室外走了进来,进来之后直接便是看向祁昊的方向,冷冷一笑,回到了座位上。

祁昊怎么会看不到对方的小动作呢,看来对方的确没有死心,那么这就有好戏看了。

一天的课程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祁昊背起了书包向着自家走去。

就在他又走到昨天的那个小巷处,便从他的对面直接跳出六个人来,只见这六个人个个手拿棍棒,对着祁昊冷冷笑着,一看便是当地的小混混。

六人中间领头的直接走了出来,拍打着自己手上的棍子,冷笑道:“小子,今天哥几个缺点钱花钱,把你身上的钱给兄弟们用用,要不然,嘿嘿!”

祁昊看着对方六人也是一阵的无语,这种烂大街的借口还敢出来用。

“你们是吴昀波派来的吧?”祁昊冷冷的说道。

“吴昀波?小子你就别装蒜了,感快掏钱!”领头的混混根本不知道祁昊再说些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祁昊看着对方,难道不是吴昀波?不应该啊,就在祁昊思索时,对方一名小混混根本按耐不住,几步上前,抡起手中的棍子嘴里还说道:“老/子让你掏钱不懂啊!”说着,对方便是抡起自己手中的棍子,直接向着祁昊的头部狠狠砸去。

然而现在的祁昊那是这种混混所能比拟的?祁昊,一脚踢出,对方的棍还在半空中时,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从这名小混混的口中发出,众人便是看到他以极快的速度飞出,直接便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六!”领头的混混看到重重摔出的小混混大声叫道。然而此时这名叫老六的混混早已经晕了过去。

“可恶”领头的混混看着祁昊大声说道:“给我一起上!”

领头的混混说着便是跟着另外五人一起拿起棍棒向着祁昊冲了过去。

祁昊看着冲上来的五人,摇了摇头,接着便是向前一夸,直接出手。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五人便跟之前的老六一样,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着。

祁昊抓起那位领头的混混冷冷说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不要用打劫来糊弄我。”

“高人,饶命!饶命啊!”现在这位领头的混混真是有苦说不出,原本以为很简单的差事,没有想到尽然遇到这么苦逼的事情,现在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领头的混混哪敢迟疑,赶忙说道:“高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人啊,对方是通过跟我们联系的,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情况啊。”

祁昊听到这里也是微微皱眉,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的谨慎,看来对方做这种事情是常事啊!

“可有对方的号?”

“有有有”领头的混混那敢迟疑,立马便是对着祁昊点头说道,紧接着便是拿出自己的,指向一个号码,弱弱的说道:“就是这个”

“嗯,打过去,就说你们事已经办完了。”祁昊用命令的口气对着对方说道。

“啊!这…这我哪敢这么说啊”领头的混混以为祁昊在试探他,所以他哪敢乱说。

“我让你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祁昊冷喝道,现在他让对方打就是想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是不是吴韵波的声音。

佛山市南海区第二人民医院
河北省第七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龟头炎方法
菏泽癫痫病治疗费用
太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