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重返北约实质上并未背离戴高乐主义

2019-07-21 15:15:38 来源: 塘沽信息港

法国重返北约实质上并未背离戴高乐主义

资料图:法国军人列队

法国总统萨科齐4月4日在北约首脑会议后举行的发布会上说,法国重新回到已经退出43年之久的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这是法国对外战略的重大调整,也是当前国际关系中一个重要事件,必将对欧洲安全以及跨大西洋关系产生巨大影响。

“戴高乐主义”的标志性行动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成立于1949年,法国是12个创始国之一。北约作为西方国家结盟的政治、军事组织,主要作用是遏制苏联和华沙条约集团。西方盟国通过该组织借重美国的军事实力以确保自身安全,而美国在抗衡苏联的同时也达到了控制欧洲的目的,显然,美国在北约中具有霸主地位。

戴高乐出任法国总统后,对美国的独断专行十分不满,认为法国在北约中充当了“驯服角色”。戴高乐从1959年开始采取对抗性措施:把地中海舰队从北约撤出,拒绝美国在法国领土上储存核弹头,部署在法国的美国轰炸机群被迫撤往英国和西德,拒绝北约空防一体化,法国大西洋舰队撤出北约……这些措施使法国逐步脱离了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1966年2月21日,戴高乐终迈出了令世人震惊的一步,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这一决定意味着法国虽然继续留在北大西洋联盟之内,但已成为北约内一个“不完整的成员”。在当时东西方对峙的状况下,戴高乐的这个决定使得法国在美苏两大对立阵营之间采取独立的外交立场,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的作用,维护了法国的国家利益,因而在国内外获得了很高声誉。“退出北约”成为戴高乐主义的标志性行动。

萨科齐是否放弃“独立”

萨科齐自2007年出任总统以来,致力于调整法国的外交战略,重新返回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则是这一战略调整的组成部分。2008年法国提出了“重返”的条件,其中一项是法国必须在北约军事指挥机构中占有重要位置。今年1月法美双方达成初步协议,美国同意法国人担任北约中两个指挥机构的司令官。今年3月,法国政府将全面重返北约的议案提交国民议会审议,经过激烈的辩论,终这一计划获得批准。

萨科齐虽然如愿以偿,但是国内的质疑之声始终不断,一个主要的担忧就是,重返北约是否有损法国长期奉行的独立外交原则,而这正是法国历届政府始终坚持的方针,也是法国民众引以为豪的国民精神。那么,重返北约是否意味着放弃了独立外交?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随着冷战的结束,法国在东西方之间所占据的独特地位已不复存在,近年来由于法国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导致两国关系处于低谷,法国成为美国在其西方盟国中一个主要的挤压对象,它的外交空间不断缩小,国际舞台上的声音日趋微弱。欧盟中新成员与老成员之间的隔阂加重,内部分歧加大,使得欧盟制订共同外交政策、对外用一个声音说话的计划更难实现。欧盟这种分裂状态制约了法国在欧洲可能发挥的作用,也使其主导地位受到威胁。除此之外,俄罗斯的重新崛起和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实力增强对法国也形成了新的挑战。

为此,萨科齐提出了以改善法美关系为核心的战略调整,重返北约就是这一调整的重要内容。从各方面情况看,法国这样做主要是出于以下考虑:

首先,试图重新获得在北约中的军事指挥和决策权力。法国虽然是一个“不完整成员”,但是在经费和人力资源方面仍一直是北约的主要提供者。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法国积极参与以北约名义展开的多项国际维和行动,目前大约有5000名法国军人参与其中,它提供的资金占北约非军事预算总额的15.3%和军事预算总额的13.8%。尽管如此,北约的军事指挥系统却没有法国参加。

第二,争取在北约改造上的话语权。法美之间在北约的前途和改造上存在分歧,美国力主把北约原本局限于欧洲的作用扩大到全球;而法国反对美国试图通过北约“全球化”来统管全世界的安全事务。但是,法国站在北约之外难以对它的改造施加影响,因此一旦回归到北约,它将对北约的未来拥有一定的决策权力。

第三,减少欧洲共同防务建设的阻力。法国历来倡导欧洲共同防务建设,但是,困难重重、进展缓慢,原因是英国等欧盟成员国对“闹独立”的法国心存疑虑,美国则担心独立的欧洲防务将会削弱甚至取代北约在欧洲的作用。法国一旦彻底融入北约将有助于打消这些怀疑,欧洲防务建设的阻力也就会相应减少。

第四,全面回归西方大家庭,共同应付新挑战。对法国来说,军事冲突等传统威胁日益缩小,但是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增加,亚洲迅速崛起、俄罗斯重振雄风,这些因素被认为是法国及整个西方的潜在威胁和挑战。法国舆论普遍认为,法国长期以来曾得益于游离于西方之外的特殊地位,但是现在这一状况已经不再使法国受益。因此,萨科齐明确提出北约是跨大西洋共同价值观和利益的象征。

可以说,萨科齐的战略调整正是为了应付变化了的国际局势。至于这一调整的结果如何还需观察。但是,简单地认为法国全面回归北约等于放弃传统的独立外交原则,还缺乏依据。

萨科齐是否背离“戴高乐主义”

法国一些反对党提出的另一项指责是萨科齐背叛了戴高乐主义。在戴高乐主义传承了半个多世纪的国度里,做一个从“退出”到“回归”北约这样180度大转弯的战略调整,的确会给民众造成背离戴高乐主义的印象。值得注意的事,萨科齐在阐述关于全面回归北约的主张时强调了四点:一是法国政府坚持戴高乐总统的独立核威慑原则,法国的核力量不接受其他国家的指令;二是法国虽然加入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但是对其军队调动和是否参与某项军事使命依然拥有自主的决定权;三是法国回归北约的先决条件是美国认可独立的欧洲防务建设;四是法国改善同美国的关系并不意味着法国完全听命于美国,而是一个“独立的盟友”。

以上四点原则如果真正得到实施,而不是掩人耳目的话,那么,萨科齐的这一重大政策调整依然是为了维护法国的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其实质并没有背离戴高乐主义的精髓。或许,这正是戴高乐主义在新形势下的新发展,就像戴高乐总统之后的法国历任总统都会因应形势变化而不断做出的政策调整一样。

:王连志

资料: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成立于1949年4月的北约,初只有美国、比利时、加拿大、丹麦、法国、冰岛、意大利、卢森堡、挪威、荷兰、葡萄牙和英国12个成员国。1952年,土耳其和希腊加入北约。1955年,联邦德国加入北约。1982年,西班牙加入北约。

20世纪90年代,随着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美国提出北约东扩主张,将西方在欧洲的势力范围向东扩展。1994年1月,布鲁塞尔北约首脑会议正式通过美国提出的北约东扩计划。1997年,北约马德里首脑会议决定接纳波兰、匈牙利和捷克三国加入,正式启动了酝酿多年的北约东扩计划。2002年,北约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的首脑会议上决定,接纳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加入。今年4月1日,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正式成为北约成员国。目前北约共有28个成员国。

怀化的整形美容
荆州专治牛皮癣医院
黄冈那个整形美容医院好
长春华山皮肤病医院评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