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归来者 第三十六章 是非恩怨终成灰(下)

2020-01-10 11:17:56 来源: 塘沽信息港

星际归来者 第三十六章 是非恩怨终成灰(下)

老人缓缓的抬着脚步拾阶而上,仿佛无形之中有层看不到的台阶让老人踏上走动,说不出来的潇洒霸道。

待老人漫步走到半空之中,他负手而立,神情专注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接近的滚滚云层。

与此同时。老人冲着地上仰望着自己的德宁轻轻的挥手,一股温和的力量紧紧的笼罩着德宁把他包裹保护起来,德宁整个人仿漂浮在一个小型的气泡之中,而同时一股水幕悄然的流动到他的脚下,烘托着他飞快的流向战场的边缘地方。

“臭小子,本大爷现在要发威了,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在这里就是碍事。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自己去商会那里,去找老王头,按照我给你的地址,安心的呆在那里不要随便走动。到时候老王头知道后他肯定会过来帮我一把!快去快去!”

“等我这边结束以后,我自然会去找你的!”

老人的话语经过心脑系统飞快的传递到德宁的耳边,随即德宁身不由己的跟着那一层保护着自己的气泡随着水幕快速的飘远到战场的边缘之处。

“不要啊!爷爷!爷爷!不要丢下小宁子一个人啊!”

“爷爷!回答我啊!快回答我啊!”

“等我啊!等我,我这就去!”

德宁拼命的冲着老人的心脑系统之中传递着自己的声音信息,可惜老人的那边一直处于盲音的状态。

随后德宁按照老人给的地址,快速的飞奔而去。他知道也许这辈子怕是再也看不到对自己如此关心的老人了。

此时,整个战场周围,寒冷的气息不断的凝聚而来,而漫天的水幕经此寒流的侵袭,原本流动变幻着的速度慢慢的降低下来。

翻涌着的冰寒云层终是与漫天弥漫着的雨水触碰在一起,它们互相侵蚀着彼此的同时,大片大片的水幕被冻结凝结成冰,而同时又不断的出现翻涌着的云层汇聚成汹涌着的水幕的趋势。

半天云层与半天雨水,一时之间谁也无法奈何了谁。

天际的云层之中,众多缥缈云雾慢慢的凝聚成一道模糊的人影,随之人影渐渐的显露出一名道貌岸然的挺拔老者。光看老者身上的气势,就让人产生一种膜拜的冲动,而这老者一眼看上去显得高大异常,更加让人啧啧称奇的则是老者让人看了一眼就无法忘记的两只硕大挺立着的招风耳,但想想也是,能够出现在尊者级别这种强者身上的东西,岂能是简单无用的东西?

尉炎贤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他挺拔着的身躯微微的晃动之中,越加冰冷的寒气席卷而来,漫天的雨水急速的冰冻成粒,纷纷的从高空之中散落下来,细碎的冰粒不时间铺面了下方的大片区域中的沙岭之地上。

老人也毫不示弱的继续挥动着双拳,随着老人每一次拳头的舞动过后,尉炎贤所凝聚而来的满天云层必会出现一片空白的区域,随即区域里面再次漂浮着满天的雨水。

两人就这样你一拳我一掌的互相拼斗着,越来越多的雨水云层在两人的彼此消耗中化为乌有。

老人再次挥动一拳过后,他冷冷的看着尉炎贤,话语讽刺的说道:“本大爷真是没想到你会如此的隐忍!刚才连你自己的族人都不要了,呵呵,没想到尉氏的三族老,已经懦弱胆怯到如此的地步,说出去真是让人不可相信啊。也真是足够令人讽刺啊!”

“哼,老夫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那两个小辈都是我二姐那派系的人,多死几个我还高兴不得呢,至于老夫救不救,那是老夫自己的事情!”尉炎贤徐徐的开口说道。他根本没有因为老人的故意挖苦嘲讽而生出半分的情绪波动。

“再者,你如此的辛苦将老夫引来,还不是奈何不了老夫?”尉炎贤继续补充道,随即他猛然一掌朝着老人的胸口袭去。

老人轻轻的转动身体,双手架住尉炎贤奔袭而来的手掌,随后他朝着自己的后方奔袭而去,显得些许的慌乱。

尉炎贤收回挥出去的手掌,他看着老人不得不佩服起来。

“你先是救出这德安族群里的小娃,以他为饵,放出消息欺骗尉武上钩,原本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小十七定会过来,只是中间出现了些许的曲折,来了三个二姐派系的调查人员。”

“而你却是将计就计,一直隐藏着自己尊者原力能量等级,以弱示敌的同时,暗中不断的蓄力构建此处的尊者领域,想来你这么的煞费苦心的算计,应该是为了留住老夫与你一战吧?”

尉炎贤看着自己眼前的老人,他不时的轻轻点头,一一点透起来。

“你说的确实没错,但有些地方也是错的。”

老人看着尉炎贤如此的道破自己的局势,停下来与他对峙着。

“当赵氏去了沙岭西域灭杀大批佣兵者的时候,本大爷当时只是想静观其变而已,可是随后却传来了德安整个族群被人霸道的一手覆灭的消息时,我才意识到定是有尊者悄然的来到了沙岭西域之中。”

“而本大爷亲自去看过德安族群那里的毁灭遗迹,想来应该是被叶毒魔干的,嘿嘿,既然他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很有可能你这尉氏的三族老也会跟着过来。”老人冷笑起来。

“你?原来是你过后杀死的叶毒魔?”尉炎贤的眼神之中终是出现了些许的情绪波动。

“杀人者人恒杀之。他修炼了魔功,为了自己的功法竟然杀害了整个德安族群里的人,这样的人,我遇到一个定会杀死一个!刚好当时碰到他的时候,他自己身受重伤,要不然杀他确实得再费一些手脚。”老人恨恨的说道。

“不可能的,叶毒魔怎么说也是沉浸尊者初期多年,怎么可能就如此轻易的死去?你休想欺骗老夫!”尉炎贤的语气充满着深深的质疑。

“再者说了,想要重伤一名尊者已经是比较困难了,想要留下并且杀死一名想要逃命的尊者,谈何容易?”

“信不信随你。反正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尉炎贤的忌日了。”老人说完,再次狠狠的一拳朝着尉炎贤的面门打去。

“你这是胡搅蛮缠!”尉炎贤气急败坏,身为有数强者的他而言,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如老人这般不要命的贴身肉搏似的打法了,任谁能够去想象出来,唐唐的尊者级别的强者,会使用街头巷道之中小混混那种的无赖打法斗狠呢。

老人紧紧的贴身尉炎贤的身边,不停地拳打脚踢起来,偶尔几招特别阴损的下三滥的招式让尉炎贤一时之中处于被动的防守阶段。

整个天际之中,云涌雨漫,强大的尊者气势使得整个天空的风云破碎断裂,灰暗的天空仿佛正在经历着一场残酷的灾难的侵袭。

突然,原本还处在防守弱势之中的尉炎贤,猛然的突破开老人的穷追猛打,他一改自己原本防守的招式,而开始不断的使用着尉氏的秘法绝学,一招“腾云驾雾”使得他的整个身形不断的隐藏与出现在漫天的残云之中,飘逸的身法忽隐忽现,与此同时他不时的从老人身上几个防守的薄弱点处发出悍然的几次攻击。

每每如此的攻击几下过后,随即毫不恋战的再次隐身在漫天的残云浪风之中。

老人再次挨到尉炎贤从自己背后偷袭的一击,待老人转身将要出招时候,尉炎贤的身影再次的消失在了漫天的云雾之内。

这就是尉氏秘法招式令人感到厌烦可恶的地方。

没多久的功夫,原本处势状态下的老人渐渐的遗漏出越来越大的破绽,而尉炎贤的手脚毫不客气的左右攻击,此消彼长之中,老人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此时已经是被尉炎贤整个人压着气势的攻击着。

看来,如果再这样的继续下去,老人迟早都要惨败下去的,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老人能不能够像曾经那般侥幸,再次逃过尉氏族群那些可怕死命的追杀。

漫天的水幕渐渐的变得越来越稀少

,而翻涌荡漾着的云层整个的包围了大部分的战场上空。

有轻微的风静静的拂过整个沙岭南域的上空之中,只是如今的风太过于的轻微柔弱,以至于两大全身心都投入到拼斗之中的尊者都没有发现此时天空之中的丝毫异常的情况。

终于,尉炎贤再次看到了老人所遗漏出来的一个防护破绽,此时他再也没有了原本的道貌岸然的洒脱神态,全身的冷血煞气凝结汇聚成一股可怕的噬人威压,从浑身伤痕的老人左侧后方猛然的显现出身形,一把冰冷坚韧的黑色刺刀狠狠的捅向老人薄弱的心房之处。

老人全身的气势猛然骤起,他快速的偏转身躯试图尝试着避过这致命的一刀,可惜再多的防护手段遇到如此刁钻狠毒的刺杀也是形同虚设。

“噗嗤”一声细微的轻响,尉炎贤终是在的时刻露出了锋利残忍的獠牙,他始终没有提前使用的刺杀匕首此时正狠狠的刺进了老人的胸口之中。

尉炎贤的脸上流露出胜利者的终微笑,一切终于可以完满的结束了。

再是威名远播的强者,死了以后也不过是一抔泥沙罢了。

老人整个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随即他全身原本强大的尊者气势迅速的开始衰减下去。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从天空之中朝着下方的牧民放养区域坠落而去。

一片砸落的尘烟飘起而落下,老人气喘吁吁的躺在沙岭的泥沙血坑之中,他的手中正死死的握着斜插在自己胸口之处的匕首,眼神凶狠的望着从天而降中慢慢走近自己的尉炎贤。

“本大爷,实在不甘心!为什么会是如此的结局?”老人沮丧的冲着尉炎贤咆哮道,他的整个脸庞煞白一片,有乌黑的血液不时的透过伤口流淌出来。

“时也命也,你注定要做我尉氏的鬼,那这辈子就是我尉氏的鬼。”

“这把可是老夫专门替你珍藏了十多年的匕首,其名‘葬尊’,一把可以对尊者这种级别造成持续伤害的匕首,也是老夫花费了天大的人情价格才能够换取拥有的。”尉炎贤闲庭散步般的从空中降落下来,他走到老人的眼前,耐心的解释起来。

“你在算计老夫的同时,老夫何尝不也在算计着你呢?哈哈,让你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杀,辱没了我唐唐豫东尉氏的威名,不过好在今天,确实是个不错的日子。哈哈……”

“你能够死在老夫的亲手之中,也该感到荣幸了,好了,该送你上路了。”尉炎贤的语气冰冷无比的传来。

有风轻轻的拂来,有肉破血流的声音在寂静的天地之中幽幽的传来。

随后是一声漫长而无奈的叹息声,仿佛是在怜悯感叹着自己整个悲哀的命运而发出遗留世间的声音。

随即整个世界都充满着一股子哀伤的氛围,所有能够感觉到这种特殊氛围的人们都在心头莫名的哀伤沉重起来,仿佛天地都要消失,惶惶不可终日。

这些,只有达到尊者这样的级别强者损落的时候才会引发如此的天地悲鸣,毕竟身为世间的强者,已经有资格去进一步的踏上迈进的权力。

可惜,世间有太多的悔恨与无情,芸芸众生,生死枯荣,不过如此罢了。

老人的脸上有一抹温热的鲜血渐渐的晕染开来……

成都市郫都区妇幼保健院
龙岗区第三人民医院
长沙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上饶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昆明重点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