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玄幻三国 245、单枪战万虫

2020-01-16 13:19:27 来源: 塘沽信息港

超玄幻三国 245、单枪战万虫

听得龙且说要将金翼飞蜈拿下来献给楚河,三苗洞的三个灵蛊师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们都听得出,龙且不是在开玩笑。

他们无法看穿龙且的底细,这足以说明龙且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而且龙且一眼看出金翼飞蜈的来历,看出金翼飞蜈拥有上古金蚕的血脉,对蛊虫的情况如此熟识,真的要夺金翼飞蜈,怕不是没有可能的。

三苗洞这三个灵蛊师,能控制数万虫豸,极度厉害,这数万虫豸,其中不少都是剧毒之物,看似可以对付上万人的军队,但其实是有极大的限制。

他们自身的控虫天赋,其实只能控制数百上千的虫豸,真正让如此多虫豸受他们控制的,却是因为他们的本命蛊虫,尤其是那拥有上古金蚕血脉的金翼飞蜈。

上古金蚕号称万虫,可以操控万千虫豸,哪怕金翼飞蜈只拥有上古金蚕的一丝血脉,也足以让万虫慑服,更受他们控虫天赋的控制。

灵蛊师,其实是文武双修,蛊虫,也算是方士术法手段的一种,自是怕大军血气。

一旦面对冲天血气,蛊虫便难以发挥威力,这些灵蛊师也不可能控制如此多的虫豸与大军为敌。

正因为这样,三苗洞只能在苗疆之地称霸,多采用暗地里的手段谋害敌人,是无法直接用在战场之上。

而且,蛊虫对实力高于自身的强者,也是难以起到多少作用。

一旦龙且出手直接对付金翼飞蜈,杀了灵蛊师的蛊虫,这数万虫豸,定然轰然散去,再也无法对龙角火牛和龙且等造成威胁。

金翼飞蜈是老妇人炼制的本命灵蛊,与她的文心息息相连,一旦蛊虫被杀或者被其他人控制,定然会遭到蛊虫反噬,文心破碎,轻则修为大跌,重则甚至会立马丧命。

龙且如此一说,就算老妇人对龙且相当忌惮,也是勃然大怒,脸色一变的冷然说道:“阁下好狂妄!难道阁下真的要与我们三苗洞为敌?”

随着她话音落下,围着楚河三人的毒虫大阵猛然发出刺耳呜鸣之声,数千虫豸涌动,毒蛛螯牙贲张,巨蝎毒钩竖起,毒蜂巨蚊等也是蓄势待发,仿佛随时都要对龙且发动猛烈攻击!

龙且冷笑一声:“虽然三苗洞算不得什么,但也是有几分实力,你们不过是区区的灵蛊师,也能代表三苗洞?换了三个地蛊师,倒是勉强有资格跟本座说这话!”

龙且话语张狂,但楚河是不想与这三苗洞为敌。

龙且不屑一顾的灵蛊师,能驱使如此多的毒虫,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万一这些灵蛊师要对他辖下治民出手,也是一个极大的麻烦,谁知道三苗洞还有没有其他更多的厉害蛊师。

从这三个灵蛊师来看,便知道三苗洞实力差不多哪里去的。

他对龙且微微摆下手,淡淡说道:“龙将军,我听说本命蛊虫与蛊师性命息息相关,夺了蛊虫,便等于杀人性命。”

随后,楚河目光看向三个灵蛊师,他天眼早探测到这老妇人名号,也知道她实力在三人之中强,一头金翼飞蜈足以让她拥有对抗六品大能的实力,对老妇人也是佩服。

他沉吟一下,便对三人说道:“苗疆之地,距离天水郡三四千里之遥,你们为何到这天水郡来?”

老妇人眼睛略微眯了起来,很是忌惮的打量了一下楚河,如此年少的一个半大青年,她居然也看不出楚河的底细,这点就足够她警惕的了。

更别说龙且这个战神还听从楚河的号令。

三苗洞是苗疆强大的势力,在整个南疆,也是赫赫有名,如今便有不少灵蛊师在孟获手下效力,自然知道天水郡拥有战神坐镇,也知道南蛮和黄忠、甘宁的协议。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暗中潜入阴风洞,免得惊动了常定军,更不会让三个五品的灵蛊师前来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

尽管金翼飞蜈是六品蛊虫,但老妇人只是五品境界,严格来说倒没有违反彼此之间的协定。

听得楚河发问,三个灵蛊师都不敢轻易回答,互相对望一眼,暗中做一翻眼神交流,老妇人才沉声说道:“难道阁下便是常定军主帅楚河楚潜渊?”

楚河并没有隐瞒身份,能让龙且这个七品战神听命的,天水郡也只有自己,是瞒不过别人。

“正是本帅!”

楚河点头沉声说道。

三个灵蛊师心中顿时一沉,虽然早猜到楚河的身份,但楚河真正承认下来,还是让三个灵蛊师心中一震,都感觉到这次任务怕是玄了。

堂堂常定军的主帅,带着一个七品战神来到这里,不用说,肯定是冲着金纹龙须草和龙角火牛来的。

老妇人沉声说道:“楚帅难道是为了金纹龙须草和龙角火牛而来?”

楚河点点头:“不错!”

老妇人脸色微微一变,又和另外两个老者对望一眼,然后才沙哑着声音说道:“我们是为龙角火牛而来。”

她停了一下,又道:“不瞒楚帅,我们三苗洞圣女,需要龙角火牛的心头血,祭炼本命灵蛊,还望楚帅能行个方便,我们三苗洞定然铭记在心!”

楚河淡淡说道:“一头六品妖兽,价值想必诸位都清楚,难道三位觉得单凭一句话,本帅就会将龙角火牛让与诸位?”

心头血蕴含极大的能量,取了龙角火牛的心头血,就算不至于使得龙角火牛丧命,定然也实力大减,甚至能不能保住六品境界都难说。

另外那个独目老者终于忍不住冷然说道:“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我们只需三滴龙角火牛心头血,若是楚帅不但要金纹龙须草,连龙角火牛都要夺走的话,我们怕是无法跟洞主交待。”

“难道楚帅不觉得如此行径太过霸道了,我们三苗洞也不是任人欺凌的!”

龙且这个时候忽然冷冷一笑,浑身血气暴涨,袖袍一挥,汹涌血气猛然化作一股狂风卷涌出去。

血气所至,虫豸纷纷爆裂,化作血雾,竟然诡异的涌入了他的身体。

就在这呼吸之间,围着龙且的数千毒虫,足足有三分之一被龙且所灭!

三个灵蛊师脸色陡然一变,口中厉啸起来,无数毒虫顿时转变了方向,疯狂的朝着龙且这边涌来。

便是那些巨大的蛊虫,也是急速逼了过来,成品字形的形成合攻之势,大战一触即发。

那头本来没有什么动作的龙角火牛,灵智看来相当之高,在这个时候猛然发出一声牛鸣龙啸的巨吼,两个鼻孔青烟冒出,蛟口大张,竟然喷突出一股无炽热的火蛇。

这火蛇长达五六丈,火焰赤红,焰心甚至呈现白光,火势汹涌澎湃,甚至连山石都要烧熔一样。

随着蛟首转动,火蛇贴着地面横扫过去,瞬间便有数千毒虫陷入火海之中,发出各种滋滋爆裂之声,被恐怖的烈焰烧成焦炭灰尘!

楚河本来还在考虑为了一头六品龙角火牛得罪三苗洞划不划算,想不到龙且突然出手,也想不到龙角火牛智商这样高,分明是要搅乱局势意图逃脱离去。

实话说,龙且突然出手,并不是一个合格将领的表现,但事到如今,楚河也没有第二个选择,总不能责怪龙且因为对方一句威胁的话就突然出手。

三个灵蛊师见到龙且和龙角火牛都出手灭杀毒虫,同时怒喝一声,浑身元力荡漾,也不再多说,口中厉啸不断,悍然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无数虫豸分开两队,夹裹着冲天而起的毒气,疯狂的朝着龙且、龙角火牛两边扑了过来,竟然是想一己之力,同时对付龙且和龙角火牛!

五头体型比同类毒虫巨大了十数倍的蛊虫,纷纷化作流光,混在万虫大阵之中,朝着龙且和龙角火牛杀去。

这万虫大军,气势确实凶狠,同时暴动,仿佛是千军万马同时发动了攻势,不能小视。

楚河脸色猛然一沉,浑身元力一震,天龙破城戟龙吟之声大作,化作一道巨大枪影凌空一刺,直接刺入了铺天盖地而来的毒虫之云里面,瞬间便见无数毒蜂飞虫爆裂而亡。

天龙破城的威力,又岂是这些普通毒虫所能承受的!

同时,楚河耳边忽然传来龙且的声音:“少主,这三人必须死!”

“他们已经发现阴魔尸虫,若是让他们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定然会给天水郡带来极大祸患!”

楚河心中一凛,隐约猜到了龙且为何突然出手了。

这阴魔尸虫的虫母既然如此厉害,对三苗洞的人来说,恐怕是具有无比巨大的诱惑力,三个灵蛊师对此丝毫不提,可见是早有打算。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楚河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三苗洞把如此可怕的阴魔尸虫带出阴风洞的,和三苗洞发生冲突是不能避免。

将这三个灵蛊师斩杀在阴风洞内,确实是的选择。

从三个灵蛊师的表现来说,他们之前应该是不知道阴魔尸虫的情况,只为龙角火牛而来,杀了他们,说不定阴魔尸虫的秘密就能保存下来。

反正到时死无对证,若是三苗洞真的耍横,兵来将挡便是,连一个苗疆的三苗洞都惧怕的话,常定军如何有资格参与天下之争!

到了这个时候,楚河再也没有留手的心思,沉声说道:“龙将军,你且护住张放,这些毒虫让本帅来对付!”

龙且哈哈大笑起来:“少主放心,区区三个灵蛊师,也敢在末将眼皮底下杀人?”

这张放,可是楚河打算用来千金买马骨的,要是让他死在阴风洞内,日后谁还会将宝物送上门来?更别说张放也算是常定军的一员。

楚河将手中巨盾丢给张放,沉声说道:“张千户小心!”

说着,他眉心忽然浮现淡淡的天目轮廓,天眼神通已经使出,天龙破城戟一挺,竟然直接杀入了气势汹涌的万虫大阵之中,气势凶猛的朝着三个灵蛊师杀了过去!

只要将三个灵蛊师杀死,蛊虫、毒虫自然就能破去!

老妇人见楚河脱离龙且血气的庇护,怒哼一声:“不知死活!”

盘旋虚空的金翼飞蜈,陡然化作一条金线,快得眼睛都跟不上它的速度,瞬间就到了楚河胸腹之前,赫然要破开楚河的战甲,直接钻入楚河体内一样。

见到金翼飞蜈袭来,楚河不禁大吃一惊,想不到在自己天眼白光之下,金翼飞蜈还能保持如此速度,要不是天眼能放慢速度,定然是无法躲开金翼飞蜈的攻击的。

正当楚河手腕一抖,要使出九绝霸王枪中的式君临天下,刺杀这金翼飞蜈的时候,却想不到一股血光急速飞来,竟然化作一条血绳一样,闪电般就缠住了金翼飞蜈。

楚河一愣,已经知道是龙且出手。

真不知龙且战神,没有天眼相助,是如何能准确无比的锁住金翼飞蜈。

显然龙且战神放任自己杀入万虫大阵之中,是早有算计,暗中护佑自己,不会让自己真个陷入险境。

金翼飞蜈被血仙缚住,陡然发出一震无比刺耳的厉鸣,空气都猛然振荡起来,小小的躯体,竟然蕴含极其强大的力量,剧烈挣扎之间,金翼狂扇,虚空都出现道道涟漪,力能破碎虚空。

偏偏那条血线是无比的坚韧,任金翼飞蜈能碎裂虚空,都无法摆脱血线的锁拿。

龙且把手一招,血线就猛然扯着金翼飞蜈朝他掌心飞去。

这万虫大阵虽然气势磅礴,却无法像大军军事一样压制敌人的力量,龙且战神这七品的大能,对付一头六品初期的金翼飞蜈,自是手到擒来,金翼飞蜈根本不可能有挣脱的机会。

随后龙且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将金翼飞蜈拿在手中,浑身血气猛然化作一刃凌空一划。

楚河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段,便见到数十丈开外的老妇人身体猛然一抖,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鲜血从七窍流出,整个人都萎靡之极的倒在了地上,显然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怎么样
武汉协和医院怎么样
沈阳治癫痫病的医院
兰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运城治白癜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