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焱中国创业的难度是批文而不是钱

2019-11-09 17:34:28 来源: 塘沽信息港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

凤凰科技讯 2011年12月1日-2日,2011创业邦年会暨创业邦100年度颁奖典礼在北京天伦王朝酒店举办,凤凰科技作为全程战略合作伙伴,全程图文报道此次活动。

在12月1日上午的主题演讲上,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在中国创业的难度不是钱,过去中国缺钱,现在中国不缺钱,不缺资本,也不缺有激情的年轻人,难的就是政府批文。所以,中国未来有希望的行业一定是吸食资本比较少,而且政府管理成本比较低的地方,目前互联仍然具有这样的优势。此外,阎焱还认为,今后十年中国环保节能环保和新能源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以下为阎焱演讲实录:

阎焱: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到这儿来,次到《创业邦》年会上来,其实我本人不是特别喜欢参加这种会议,因为我认为中国的会议90%都浪费时间,但是清科和《创业邦》的会议基本上每回都参加一次,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创业邦》马上迎来第五个年头,我们是看着《创业邦》成长的,也算是它的一个监护人之一,实际上我今天跟雷总在讲,我们在深圳当时开次年会是戴维和我们当时刚刚诞生的CBC共同做的,我们当时打完了高尔夫参加会议,主要参加会议主要是我们自己大概二十来个人,那是我们次所谓中国风险投资年会,短短十年时间,现在我们看到今天坐无虚席,那时候我们早在中国投资的时候,我们经常被称为皮包公司,因为我们当时确实是非常典型的皮包公司,你总是告诉别人你有很多钱,但是别人看不到你没有房子也没有资产,我们那时候住在酒店里面,还没有移动,开完了一个会开下面一个会要打回到酒店的房间看看是不是有下一个会议,背一个背包,提留一个电脑、特大特重的一个电脑,别人说你就是一个典型的皮包公司。

我想有两件事在中国是超出我的想象,完全没有想到会发展这么快,而且会这么大,个是中国人跳舞,我至今看到中国老头老太太在江边跳舞,我上次去厦门,晚上到大街上看到老头老太太在一块儿跳交际舞,这个我实在想不到,中国人居然迈出这一步。第二件事情是VC,十年前我们那时候,十八年前我们开始在中国做投资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国现在是全民VC。但是在中国什么事都喜欢忽悠。

今年我们赛富刚刚开完了我们十年的纪念会,我们在海南,所以我们对我们过去十年做了一个总结,现在看到又是马上《创业邦》五周年,提前祝贺。

我想讲两个问题,我想对于学经济学都知道,我们没有一个人手上有一个水晶球,我如果知道潮向何方的话我一定不告诉你们,因为那是我赚钱的机会,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未来十年,包括胡歌,这是人类生活有意思的事情,也是有趣的地方,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未来趋势我们谈谈自己的看法和分析,我想一个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一个重要的东西不是说你手上有一个水晶球,而是说你能够在目前纷繁复杂的变量条件下,分析那些变量对我们未来发展有决定意义和影响因素,我下面可以尝试和大家一块儿来分享,因为鄙人有幸曾经这两个学科都读过,我现在又做的是一个投资的事。

在此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说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人为什么要创业?其实这个问题特别像一个哲学家的问题,但是我看中国近做创业的人热情很高,今天在座的齐聚一堂就是一个证明,人为什么要创业这个问题不是很容易回答的。我想有一点不太同意的事,就是现在有很多电视节目包括络上,包括我们的创业者,每当谈到我们在做创业的时候,个是特别激扬,有一种特别悲愤的事情,好像在做一个赴汤蹈火、要做一个特别伟大、特别壮烈的事情,其实我觉得这种心态其实是不对的。创业其实是一种选择,是一种什么选择呢?可能是有两个,种就是你生存的选择,有些人可能说我没有钱财我想赚钱这是一种选择,但是更重要一点是你必须要明白,这是你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就是一旦你从事创业你没日没夜连轴转,你找VC,去投资,去做MKT,去低声下气,跟所有腐败的官员周旋这是你的一种生活方式,一旦你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有任何的退缩,在你下海之前,你必须对你所面临的挑战和面临的这样一种方式有一种清醒地认识。如果你没有清醒地认识,那你下海去玩也可以,但是有一点你不要去抱怨,你也并不是在做什么特别壮烈的事,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个选择是为了你自己,其次是为了你所爱的人,再其次是为了国家和事业,如果说都像爱国者一样,还没赚钱,就想为国家怎么着,那是扯淡的事,所以你一定要记住一点,在我们创业之前你并不是在做特别高尚的事你也不是在做一件特别愤世嫉俗的事,你是在做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你没有什么特别高昂,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悲壮的事,一定要踏实。

年轻人做创业容易得到的是激情,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很多人在台上我创业我一定成功,为什么?我有激情,激情来的快也去的快,来的廉价,也是去的廉价的东西。

我们都知道在座我们好多人都做过创业,2004年当我想独立出来的时候,我们那时候中国人还没有一个人在国际上独立出公司,当时我们的目标也不高,我想融到三亿美金就是我愿望,融不到5000美金我们也做了,但是没有想到我们融资到六亿多美金。创业需要的是一种坚持,我觉得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有激情和悲愤,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愤青,很多人在微博上说我今天还是一个愤青,我说就是愤青,愤青有什么不好?愤青是一种精神,但是我们创业主要是一种坚持。

我在我们赛富十年的演讲我的结尾用了我喜欢一首歌做了结尾,这个人从60年代到今天一直表达美国人的一种精神,这个精神就像美国的牛仔,不管别人怎么说,如果大家有机会我希望你们去看一看,他的歌词是怎么写的,我想对于每一个在路上、每一个立志创业的时候,都看看这个人的歌词的我想对于你们每一个人的一种激荡。个问题是说选择生活方式。

第二个问题我一直到从事投资之前,我想做的是做学问,并且做学问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所以我也挺喜欢做教师的职业,但是特别不愿意被别人叫老师。第二个问题是潮向何方?未来是什么?

我想谈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稍微回顾一下过去十年,我们知道美国在过去历史上一直在世界上是一个国家,我们回想一下过去五十年,全世界诺贝尔奖80%都来自于美国,但是更重要一点过去一百年全世界所有新的技术和新的生产方式我们讲的叫商业模式,大概百分之百都是美国,就是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都是在美国。

在中国过去十年里面,我觉得有一点值得我们大家关注,除了经济发展之外,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我们感觉到过去十年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也是令人振奋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开始逐渐的感到,中国在商业模式上有一些自己的创新。比如说大国,比如说阿里巴巴、比如说腾讯,这一些都是在人类历史上所没有经历过的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出现。比如说在腾讯商业模式可能不是在中国早出现,只是腾讯变成的规模化东西。但是至少在这些空间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们在一个经济浪潮中间有希望的东西。

如果说我回首以前的十年,未来有意思、有潜力的地方是那些呢?我想如果说我们回首过去一百年,我们会发现有一个很有趣的规律性东西,当我们看到历史的进程,我们看见有一些不同的工业模式开始出现变革。简单回顾一下,70年代到80年代末的时候,我们的技术产生根本的变化,就是集中计算能力向分散计算能力,我们早大学计算机是干什么,我们要到计算机房,每个人排队,我们那时候要不是窗口打卡片,打完了以后要贴,那个时候要排计算机机房的时间那是叫集中计算机时间,我们那时候是使用IBM计算机。但是我们集中计算向分散计算的时候,1989年微软出现,哈佛的学生比尔盖茨变成了首富。由于不同的模式出现我们出现了络,络的出现是对我们人类生活的一个根本改变。

未来我们有那些机遇呢?我想有一个大家知道,就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每个人不能够离开的东西是一个,到了办公室我们离不开是计算机屏幕,我们回到家里绝大部分离不开的是我们的电视的屏幕。

那么今后十年当这三个屏幕一定要以某种方式把它集中起来,现在我们绝大部分还是分散的,我们今后非常清晰我们都知道一点,这三个屏一定要联合在一起,这种联合在一起会创造出一些新的像微软、FACEBOOK等等这些公司,我不知道这些公司未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会在什么领域出现,但是一定会出现这种公司。当出现这种公司的时候,会给我们带来百亿乃至千亿的机会,在中国这种机遇带给人的是不经意的,但是确实是巨大的,因为中国有着全球无线、有全球的互联用户事实,尽管我们的流量很低,但是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市场就可以做到一个规模效应。

我们来看我们今天的中国移动,话费是全球,但是我们每一年的我们的盈利却是惊人的。实话讲像中国很多企业比如说我是投的银联,我借他钱,我说银联我们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CEO,但是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因为我们这是一个猴子公司,就是你把CEO换成猴子在那儿也照样在那儿。比如说像中国五大银行,现在建行和农行的行长换了,很多人在担心,但是我觉得没有什么关系,你放一个猴子那儿也照样会赚钱。我们大家应该担心什么?应该是担心中国政治,为什么呢?我们在美国大家看到,美国换一个总统、换一个奥巴马、换一个布什,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美国是一个超民主的国家。在中国我们创业者有戏的领域就是有可能以互联WRS,不一定是WRS,但是中国的互联却是有希望的地方。很简单,在中国创业成本就是做互联,在全球也是一样,一个大学毕业生你可以两人在宿舍里面就可以做一个互联公司,实现你的梦想。但是你要想做汇源果汁,做家电工业公司首先要投资,要建一个工厂、建一个生产线,这对于我们现在的创业者来讲是不太容易。但是在中国难还不是这个,难是政府的批文,我们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做什么事一定要考虑周全,在中国创业的难度不是钱,过去中国缺钱,现在中国不缺钱,也不缺资本,而且中国也不缺愿意去赌,也不缺有激情的年轻人,难的就是政府批文,所以我想中国未来有希望的行业一定是吸食资本比较少,而且政府管理成本比较低的地方,目前来看互联仍然具有这样的优势。

另外一个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考虑创业的风险,一定要考虑你所从事的这种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你比如说你要去当农民,做一个农业,你一亩地收获一千斤稻子,要把这一千斤稻子变成一千一百斤稻子非常难,这个变化过程要受到很多影响,要受到气候影响、受节气影响,所以农业扩充性非常差的。那么工业,你生产一个小冰箱,你的扩充性也不好。当年我们为什么投盛大,其实我们当年投盛大我们自己的投委会都否决了,我坚持去投?为什么呢?因为盛大带给我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他的扩充性从来没有见到那么好,而且资金那么充足,所以我自己否决了以后,我拿出钱来跟基金一起投,后来我们投委会批准了,但是没有让我出钱,所以我从此没有富起来。

我想可扩充性是我们商业中间成功重要的因素,但是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一点,很多人问我说你的投资命中率非常高,为什么好事被你赶上了,其实不是这样,我想我们重要一点,像雷军和熊晓鸽大家做很多年,这一点大家可以慢慢悟到。

另外一点就是来自兴趣,比如说中国的健康医疗行业,大家现在可以看看就在我们旁边的协和医院,中国人的生活和中国的官僚、干部的生活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一点上中国人普通老百姓和干部是有共识的就是怕生病,中国的医疗都在极端的缩,这种情况,加上中国过去愚蠢政治的投资,只是两年前才允许私人资本进入医疗行业,这个行业在未来二十年和五十年有巨大的发展前景。

如果看看历史,美国医疗器械占整个GDP30%,在中国占GDP连5%都不到,所以这一块是一个巨大的行业,这一块可扩充性还有受政府管制要比IT行业和互联行业要大的多。

再一个我们大家都感觉到,在北京我们坐在这儿和胡哥吸收一样东西就是空气,空气和阳光,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看到白桦写的《阳光谁也不能垄断》,我想说空气谁也不能分割,哥们都是一样的,中国污染已经到了家喻户晓,上至主席下至老百姓,我们共同感到一个事情,因此我想今后十年中国环保会比新能源有更大的空间,谢谢大家。

手机知识
两晋隋唐
明星
本文标签: